阿朵:要让未来民族音乐被世界看到

阿朵:要让未来民族音乐被世界看到  

     《人民日报》推出民族文化纪录片《一个都不能少》。纪录片中,着墨关注并记录了三个人及其背后群体所经历的故事——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区丁真、广西南宁壮族古籍保护工作者、贵州千户苗寨阿朵与其带领的未来民族乐团,这支视频向人们讲述了他们在坚守、创新、传扬民族文化方面所做的努力。

  回归纯粹 阿朵用五年时间扎根于传统文化

  2012年以前,或许很少有人比阿朵更符合娱乐圈关于“红”的定义——春晚舞台上以一首《卡门》爆红,迅速成为国内公认的初代唱跳歌手;拍摄杂志封面,3天狂卖50万册;连续3年登上《福布斯》中国名人榜。

  然而就在2012年,活跃在各类资讯头版头条上的阿朵突然淡出娱乐圈,消失在大众视野当中。此后将近五年的时间里,阿朵将自己同喧嚣的娱乐圈剥离开来,回归于生活本身。

  她在大山中与当地人一起种地一起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因为我想知道所有的这种传承的音乐,他们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唱这样的歌,会跳那样的舞,用什么样的歌在恋爱,在生活,在生老病死的时候用这样的传统文化来表达他们一切的情感。”阿朵把自己藏到了最原生态的生活中,去感受去汲取着深深扎根于这片土地的传统民族文化。

  正如阿朵所说“如果你没有看到我向上伸长,我是在向下扎根”。在这五年期间,阿朵学习芦笙、苗歌、水腔,也成为了湘西苗族鼓舞武术鼓非遗传承人;与此同时,她也结识了许多民族音乐人,他们也都成为日后阿朵制作新民族音乐的重要合作伙伴。

  惊艳世界 阿朵带领新民族音乐不断向上生长

  2017年,阿朵带着新民族音乐重新回归大众视野,她带领电音制作人馬RS、苗族芦笙传承人央格里、苗族水腔传承人龙仙娥、苗族情歌传承人蝶长以及布依族传承新声代吴渐等人创立“生养之地”厂牌,并成立子厂牌未来民族及同名乐团,汇聚了一批非遗文化传承人及优秀制作人,致力于非遗文化的传承与宣传。过去五年的积累与扎根终转化成向上生长的力量。

阿朵:要让未来民族音乐被世界看到

  从山中走出来的阿朵,不仅懂得了如芦笙、苗鼓等多种民族乐器的运用,还将山间的花鸟虫鸣、传统农具的声音、甚至谷子落在笸箩上的声音,都被加入到流行音乐中,大大扩宽了声音的可能性与丰富性。阿朵也邀请到陈伟伦、方大同等诸多优秀音乐人,与央格里等民族音乐人联合制作,反复打磨出第一张新民族音乐专辑《死里复活》从音乐到审美再到表演形态,阿朵赋予了民族传统艺术的破茧新生。

  2018年,阿朵在瑞士达沃斯献演中国新·民族音乐节目《生养之地》有机融合了苗族鼓舞武术鼓秀、苗族芦笙演绎及苗族深山水腔,让苗族音乐与中国民族文化惊艳了世界舞台;2020年,阿朵在现象级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初舞台以一首《扯慌哥》让全国观众认识到新民族音乐的独有魅力!

  民族即是未来 传承与发扬是一种使命

  在问及从流行音乐转向新民族音乐的契机,阿朵将原因归之为“一种使命感”,她想让大家看到传统与未来、民族与时尚的融合,想让年轻人对这片土地上的音乐与文化产生发自内心的民族认同感。“让民族音乐以这样的形式让更多人看到,被大多数人喜欢、产生共鸣,甚至变成流行音乐,这方面我觉得我可以做,而且能够做出彩。”她补充道。

  “新民族音乐的发展大不大?会很大,而且我知道它发展越大越有影响力,会为我们华语乐坛带来一些意义。所以我才会放下过去那么多年打拼得来的丰收结果,放弃那一切来做现在正在做的、更难的、更不容易的、付出代价更多的新民族音乐。”

  2017年至今,阿朵带领着未来民族乐团将非遗传承与流行音乐相结合,从大地中汲取养分,将民族音乐与世界分享,助力民族文化的传承与发展。

  阿朵与未来民族乐团在流行元素与非遗艺术所进行的大胆创新与尝试,以及最终呈现的新民族音乐的品质,及其对外宣传与推广已取得的成果,无疑是一次对民族音乐和民族文化成功的坚守、创新和传播;与此同时,阿朵也影响着越来越多人对传统民族音乐的关注与创新,推动着音乐产业的全新发展方向。

  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和根基。文化自信的增强,需要更多像阿朵一样沉下心的音乐人,回归民族音乐本身,到民族文化的土壤中去寻找灵感,承担起民族文化的传承责任,让民族音乐被世界看到和认可。

侵权请联系作者。发布者:admin,转转请注明出处:/yule/453.html

联系我们

888-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