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加拉国工业经济的战略和政策

孟加拉国工业经济的战略和政策

  为解决竞争问题,技术的引进和推广是一个古老的战略。诚然,采用技术可以提高质量、减少浪费和减少劳动力需求。从而提高竞争力。但它是否提供了基于劳动力的增值战略,以促进工业经济的可持续性?

  殖民地时期,印度次大陆被赋予了提供自然资源的角色,以支持英国的工业经济,而英国的工业用他们的思想和劳动来处理这些资源。黄麻是这一时期孟加拉国自然资源的主要出口产品之一。后来,黄麻成为外汇收入的主要来源,并获得了纤维金奖。与印度次大陆的其他国家一样,孟加拉国也用这些赚取的出口外汇从英国和欧洲其他国家进口工业品。一九四七年独立后,印度次大陆采取策略,从欧洲进口并引进技术,用劳动力来处理当地生产的自然资源。所以我们提高了自然资源供应商的地位,并开始从自然资源和劳动力中引进技术,以建立地方工业能力。此后,技术引进与推广成为建设工业经济的政策重点。

  如果没有进口技术,我们当然不能通过劳动力为自然资源增值。但支持技术引进和扩散的政策是否有助于我们提高劳动力的可持续增值能力?

  要生产工业产品,我们需要三种主要的投入:观念、中间投入和劳动力。我们当然也需要能源、水等等。创造经济价值是观念和对象的作用。通过构思,我们综合了自然资源、能源、劳动力和其他事物,来创造经济价值。迄今为止,我们的战略是导入创意。我们以不同的方式输入思想,从资本机制、中间件到产品设计。除增加经济价值外,思维也减少了对诸如劳动等物品的需求。结果,每生产一单位工业产出的劳动力需求都不断下降。举例来说,与80年代相比,我们生产每一件衣服的劳动力只有30%。事实上,劳动力需求随着引进技术的采用而不断减少。因此,孟加拉国和其他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增值能力不断下降。这给劳动力的市场价值带来了下行压力。

  那是不是说对技术采用和推广的政策支持正在削弱孟加拉国的工业实力?遗憾的是,理论和实际数据都支持这一不愉快的现实。那么,有什么可以补救的呢?要不要放慢技术采用的速度?肯定不行否则,我们的竞争力就会迅速下降,并威胁到工业经济的崩溃。

  1947年后,这是一个很好的开端,工业经济的建立是从进口资本机器和产品设计开始的,目的是通过劳动和自然资源增加价值。在20世纪80年代以前,我们的工业产品主要是针对当地市场,提供当地生产的进口替代品。这一时期的劳动力含量很高。因此,由于工资差距较大,生产商可以较低的成本提供进口替代品。但这种通过寻找低成本的当地劳动力来提供低成本替代品的能力正在逐渐减弱。由于劳动内容和工资的差距在同时缩小。所以用进口技术来发展工业经济的战略被削弱了,到了不可持续的程度。所以,对税收优惠和其他奖励的政策支持越来越多。与进口替代一样,我们成功地从出口导向型制造业建立起工业经济,也高度依赖技术进口。的确,自1980年代以来,孟加拉国在创造以出口为导向的制造业岗位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我们的增值战略依然是低成本劳动。出口主导型制造业,就像进口替代一样,也因为同样的原因失去竞争力。甚至还采取了现金奖励政策,以减缓对出口的影响。在建立以出口为导向的工业经济方面,我们成功地建立了工业经济,也高度依赖技术进口。的确,自1980年代以来,孟加拉国在创造以出口为导向的制造业岗位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我们的增值战略依然是低成本劳动。出口主导型制造业,就像进口替代一样,也因为同样的原因失去竞争力。甚至还采取了现金奖励政策,以减缓对出口的影响。在建立以出口为导向的工业经济方面,我们成功地建立了工业经济,也高度依赖技术进口。的确,自1980年代以来,孟加拉国在创造以出口为导向的制造业岗位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我们的增值战略依然是低成本劳动。出口主导型制造业,就像进口替代一样,也因为同样的原因失去竞争力。甚至还采取了现金奖励政策,以减缓对出口的影响。

  科技进步的数据和理论对劳动力产生了替代效应,使孟加拉国像许多其他发展中国家一样,无法再依赖以技术进口为基础的战略来维持工业经济增长。假定消除税收差异、现金奖励和其他支持。如果是这样的话,从廉价劳动力中得到的纯粹好处,很可能不会让这个国家的很多工业部门受益。所以说以劳动为基础的引进思想增值已经饱和,这并不是一件不公平的事。

  孟加拉国的下一个选择是通过思想提高工业产出的价值。经历了70多年的殖民统治和50多年的独立后,孟加拉国急需采取下一步行动,建设工业经济。它是用本地生产的理念来创造经济价值。同时,作为产品和过程功能的一部分,我们需要在相互联系的全球竞争市场中创造和交易思想。从自然资源和劳动力到思想转变,孟加拉国工业经济的战略和政策带来了多方面的好处。这当然也带来了很大的挑战。

  有别于自然资源和劳动力,基于理念的增值提供了指数增长路径。通过概念创造经济价值并不以线性方式局限于自然资源存量和劳动力资源。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向观念经济的转变将会产生一种需求,即吸引越来越多的大学毕业生从知识而非体力中获取经济价值。除处理毕业生失业问题外,通过创意增加价值似乎是孟加拉国满足2030年和2041年经济发展目标的唯一选择。另外,创造创意市场是减少额外生产以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关键。

  令人欣慰的是,孟加拉国的发展策划者已经谈到了过渡到观念经济的重要性和战略。远景已经在2041年的远景规划中确定。为实现这一愿景,最近发布的《第八个五年计划》为转型提供了战略方向。到了把高层次的指导方针转化为政策和投资的时候了。

侵权请联系作者。发布者:admin,转转请注明出处:/keji/522.html

联系我们

888-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