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基金投资中的“弱者思维”

杨浩,北邮通信专业硕士。2010年毕业后进入交银施罗德基金TMT组担任行业分析师,2015年8月开始担任基金经理。

□本报记者徐金忠

“我就是‘至简思维、弱者心态’”“我很幸运,在这个时代能找到兼顾成长和价值的标的”“公募基金是替别人管钱的,但我也只能服务一部分认可我的人”……在采访中,杨浩思维迅疾、言语俏皮。

杨浩是交银施罗德基金迅速成长的新一代:从一位年轻的研究员到成为一位基金经理,他只用了5年时间;从一位小荷才露尖尖角的基金经理到一位引领市场风潮的投资健将,他又只用了5年。在第十七届中国基金业金牛奖获奖名单中,杨浩管理的交银定期支付双息平衡混合获得了“三年期开放式混合型持续优胜金牛基金”奖项。

随着管理规模的逐渐增长,杨浩不再简单定义自己的投资风格,而是将选股思路和投资逻辑升华,他在组合管理策略上构建了一个三维度的框架:行业景气度、产业生命周期、企业的价值观与商业模型。这三个维度分别是短、中、长的三个视角。在统一的价值观下,他会在各个维度上做综合的权衡配比,不过多偏向某个行业主题或商业模型特质,形成组合中的对冲平衡和自我约束,持续追求基金的平稳运行和稳健表现。

“市场是有效的”

市场对杨浩投资风格的认识,或许会比较简单和单薄:成长风格投资。在杨浩自己的介绍中,他并不是一个在成长上四面出击、突击搏杀的人。“我天生比较胆小”,在采访中,杨浩竟以此开始介绍自己的投资个性。这与他TMT的研究和投资经历,似乎不太合拍。杨浩介绍称,其自身的研究投资经历,虽然看似水到渠成,但很多都并不是自己主动的选择,“学科背景、公司需要等等,综合的因素让我走到成长研究和投资上来,但是本身我是一个胆小的人。”杨浩表示。

在采访中,杨浩将自己的“投资性格”归纳为“至简思维、弱者心态”,并进一步解释了其中的含义:至简思维是指在投资和研究中寻找事物之间的主要矛盾,在纷繁复杂的消息中筛选有效信息;弱者心态强调市场是有效的,而且非常强大,并不认为自己可以去判断点位,押注方向,发现自己错了就及时认错。

这样的性格,来自于他对市场的认知和敬畏,更来自于对投资者所托的深刻认识。对于投资者,他深思熟虑:“我们的投资者很可爱,公募基金是替别人管钱的,客观上讲,我希望服务更多的投资者,但最终我也只能服务一部分认可我的人,为他们做好组合、规避风险、赚取收益”。在杨浩看来,基金产品的持有人结构会对自己投资组合产生重要影响,自己的投资逻辑和投资理念,也需要匹配认可它们的投资者。

“我很幸运”

谈到时代发展给予的投资机会,杨浩认为自己是一个“幸运的人”。“我很幸运,在这个时代能够找到兼顾成长和价值的标的,兼顾‘眼前的苟且’和‘诗与远方’的行业和公司。就像近期我关注的科技在生产生活领域的应用,这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也是能够产生很多机会的潮流。而这在5年、10年前是看不到的。”杨浩表示。

从杨浩对时代机遇的认识中,也能看到,随着管理规模的变化,杨浩不再简单定义自己的投资风格,成长和价值兼而有之,才是他选择的状态。杨浩将选股思路和投资逻辑升华,他在组合管理策略上构建了一个三维度的框架:行业景气度、产业生命周期、企业的价值观与商业模型。这三个维度分别是短、中、长的三个视角。在统一的投资价值观引领下,杨浩在各个维度上做综合的权衡配比,淡化行业选择,形成组合中的对冲平衡和自我约束,以确保基金的平稳运行和稳健表现。

采访中,杨浩在纸上用“toC/toB”和“轻资产/重资产”画了四个象限,分别对应消费服务业、政企服务业、品牌制造业和代工制造业。“每个象限都有其机会,也会有优质公司出现;其中的每个行业、每家公司也有其发展的周期、更新的周期。投资可以在其中发现多样的机会,保持这些领域的相对平衡的配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杨浩指出。

当然这样的配置思路,最终要落地在个股质地和个体能力上。杨浩认为,早期能探索出“新常态”下质量型发展模式的公司是少数,难以形成行业型的方向。未来行业配置的作用弱化,自下而上个股研究变得更纯粹,在探讨未来投资机会时,不再整体看好某个行业,而更关注个体的能力。

本文源自中国证券报

侵权请联系作者。发布者:admin,转转请注明出处:/caijing/1580.html

联系我们

888-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