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财富累积的要点就是对优质股股数紧握和争夺

文|李逗

编|孙月

未来财富累积的要点就是对优质股股数紧握和争夺

“我个人不会放弃公司的控制权,金科就是我的生命。”与融创股权争夺战的4年里,金科股份董事长黄红云,曾在多个场合公开强调。只不过,这一次让黄红云头疼的不再是“门口的野蛮人”,而是自己的前妻。

在金科股份7月15日召开的投资者电话会议上,黄红云强调,自己将保持对公司的最终控制权,并且考虑在后期增持公司股份来增加自己的股权占比。

7月16日晚间,金科股份发布公告称,黄红云累计质押股数约为3.45亿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为58.84%,占公司总股本6.46%。

在此之前,黄红云与前妻陶虹遐的一场纠纷,成了地产圈最大的“瓜”。先是陶虹遐诉讼黄红云,未能履行婚后财产分割,而后,黄红云又免职了陶虹遐两位胞弟在公司的职位,陶虹遐再次怒而告之,发文指控黄红文的一系列不当行为,将这对离婚夫妻的恩怨情仇,搬到了公众面前。

几番纠纷之后,陶虹遐和黄红云持续了多年的一致行动人阵营,即将面临瓦解。刚刚平静了不到两年的金科控制权之争,再次暗流汹涌起来。

夫妻双方打得热火朝天,但最受伤的,其实是众多金科股民。据中指研究院发布的《2021年1-6月中国房地产企业销售业绩TOP200》显示,金科股份以1020.6亿元,销售额排在18名。但受此影响,金科股份的股价较去年8月最高点下跌超56%,总市值创下近两年新低,缩水超300亿。

01 夫妻离婚4年后又“反目为仇”

2021年5月,金科董事长黄红云,被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起诉他的人,便是前妻陶虹遐。这对夫妻的恩怨往事,由此浮出水面。

与前一阵李国庆和俞渝的"公章"闹剧,大打离婚官司不同,黄红云与陶虹遐早在4年前就已经离婚了。陶虹遐起诉的原因,则是以黄红云故意拖缓婚后财产分割。

早在2017年3月,黄红云与陶虹遐经友好协商办理离婚手续、解除婚姻关系。依据此前约定,双方解除婚姻关系后,其各自持有公司股份、金科控股股权归各自所有。但属于陶虹遐的部分股权却迟迟未分拆、过户至陶虹遐名下。

拖欠"离婚款"被摆上台面后,黄红云与陶虹遐经法院调解后,最终达成一致,同意将金科控股持有金科股份的3.7亿股无限售条件流通股份,转让给双方以存续分立方式设立的虹淘公司(陶虹遐控股)。至此,黄红云退出虹淘公司,陶虹遐退出金科控股,双方彻底分家。但按照此前协议,彼时双方依然是一致行动人。

只不过,事情并未如预料般的顺利结束。一条人事罢免消息,又将金科推入了股权大战漩涡。

6月28日,金科3.7亿股进行股权拆分过户的当天下午,黄红云直接免除了陶国林和陶建在金科的所有职务。陶国林和陶建,是陶虹遐的胞弟,在金科股份中分别担任监察委员会主任和集团总裁助理兼招标采购中心总经理。

突如其来的人事任免消息,让陶虹遐如遇当头一棒。当天晚上,陶虹遐发布公开信,指控黄红云对员工威逼利诱,对其兄弟陶国林和陶建栽赃陷害,并有大量金科员工被逼离职。

同时陶虹遐指出,因黄红云单方面违背与其签订的一致行动人协议之承诺条款,陶虹遐解除与黄红云签订的协议,将独立行使金科大股东的权益。

金科股权之战,随之步入深水区。

未来财富累积的要点就是对优质股股数紧握和争夺

02黄红云紧急搬“救兵”,引深交所问询

黄红云又有麻烦了。

过往4年中,黄红云的大部分精力,都在致力于解决股权纷争这个棘手的难题。

2017年之前,黄红云一度辞去了董事长身份,并引融创入股。2017年1月,融创在不断增持下,以23.15%的持股比例成为金科股份的第二大股东。不过,在融创即将夺得控制权的关键时刻,黄红云反悔了,转而强势狙击融创的增持。

彼时的黄红云与陶虹遐,虽然已经解除婚姻关系,但在融创系不断增持下,为抵御融创系的股权增持,黄红云与陶虹遐结成一致行动人,以保障控股权,击退了融创的进攻。

面对金科难以攻破的"一致行动人",2020年4月,融创将大部分股权转让给广东弘敏,黄红云成功保住金科股份实控人之位终结。

但没想到,5年过后,陶虹遐与黄红云的一致行动人关系的阵营,突然瓦解了。黄红云的控制权之位,又再次面临不确定性。

金科股份在公告中强调,"黄红云与陶虹遐解除一致行动关系不会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不涉及公司控制权变更,不会对公司生产经营造成重大不利影响,不会损害公司及中小股东利益。"

不过,黄红云的控制权旁落并非没有可能。天眼查信息显示,金科股份当前股权较为分散,红星家具集团控股子公司广东弘敏持有其11%股权,黄红云持股10.98%,陶虹遐持有2.52%,黄红云与陶虹遐共同拥有的金科控股和虹淘公司分别持股7.24%、6.96%。

目前金科控股、虹淘公司、黄红云、陶虹遐、黄斯诗(黄红云之女)互为一致行动人,为金科股份第一大股东。而黄陶双方一致行动人协议被撕毁后,金科将再度面临股权分散风险。

据公告表示,解除一致行动关系后,黄红云实际可支配公司表决权的股份比例为20.54%。黄红云及其一致行动人仍为控制公司表决权数量最多的股东。

更为严重的是,在互为一致行动人的股东中,黄斯诗持股2.31%,其与父亲黄红云的《一致行动人协议》协议将于2021年10月28日到期。这意味着,若黄红云与黄斯诗一致行动协议到期后不再续签,黄红云对金科的持股股权或将降至18.22%,与第二大股东广东鸿敏持有的11%股权差距大大缩减。

为了防止控制权生变,黄红云在关键时刻,推出神秘“主要股东”来助阵。根据金科股份公告,,为保障和巩固黄红云对金科股份的实际控制地位,当黄红云对金科股份实际可支配表决权的股份比例小于等于20.5425%的情况下,主要股东将其持有公司6%股份比例的表决权委托给黄红云行使,有效期为五年。

不过,由于语焉不详,这份公告引起了监管层的注意。深交所下发问询函,要求其说明主要股东的名称,与公司、实际控制人、董监高是否存在关联关系等。

受上述事件影响,金科股份接连被多家机构减持。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截至7月14日,多个机构卖出金科股份的股票。卖出的机构中,出现了摩根斯坦利、钜派投资摩根、花旗银行、汇丰银行、渣打银行等资本大鳄的身影。

截至7月16日收盘,金科股份报4.98元/股,跌幅0.6%。自去年8月的11.27元/股高点,一路下跌至7月16日收盘4.98元/股,跌幅超过56%,据估算,总市值仅剩266亿,相较去年8月缩水336亿。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侵权请联系作者。发布者:admin,转转请注明出处:/caijing/1536.html

联系我们

888-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